生活万岁(二)

(一)  打麻将

春节打麻将永远是我们家的首选活动

打麻将热闹啊,一家人碰、杠叫来叫去,因为别人打错一张牌而大喊“你到底打得来不哦”“这么好张牌交你给我sei起跑了,烦得很”等等,都是需要极大音量的。

我初高中的时候基本都是除夕晚上一大家人吃了饭后,摆好麻将桌,打一打手搓麻将。

(直到最近我妈才给我透露,我爸打手搓,又要记牌,又要码合子——大概就是作弊了hh,我们根本打不赢的)

那个时候打得不多,从五毛渐渐涨到了一块。现在打得也不大,两块起底,刮风下雨,自摸加底,都算上,有时一局下来,能赢三四十,也可以一把全部输光。这个春节和爸妈打倒是没有打钱啦,走家串户的时候,居然打钱啦,算起来一共赢了一百多点,我贴了手机膜,换了琵琶弦,看了场电影,也就没剩了。

(二)  我恨冬天

冬天都到了,春天还会远吗?事实证明,远着呢,冬天就连时间,都变慢了。

冬天是一个让我各方面都变得有些迟缓的季节:弹琴指头跟不上,起床穿衣服迟缓,脑子也经常打结……当然这些都不是最严重的,最让我头疼的是,冬天的静电真的很可怕!晚上想麻利地上床睡觉,脱羽绒服、毛衣总是被自己电到叫,开水龙头洗脸刷牙,都要试探性的摸一下不锈钢水龙头,大概是每天都在冒着生命危险洗漱了。

某日终于怒发微博

“冬天真的很烦:

拿起花洒,电

开水龙头,电

穿个衣服,电

我寻思着冬天你不如给我个痛快?”

(三)  老友记

寒假见了很多老朋友:赵同学、双双、蒲总、蒋蒋、包子、土匪

其实自己圈子里玩的比较好的人,每个假期回去都想着要见一面,倒不是说以免对方把自己忘了,只是大家在一起分享一学期的生活,分享假期的旅行,喝茶、打游戏、玩密室、看电影,就真的很美好,这些现在还能大把挥霍的时间,就是以后的珍贵记忆了。

杏彩自助注册土匪今年寒假去冰岛玩,带了巧克力和耳钉给我,礼物并不是说多必要,但是被记在心上的感觉,很幸福。昨年我、包子、土匪和妹妹一起去了泰国做义工,也算是一起去旅行了一次,今年土匪说:“我们一定还要一起出去玩啊。”旅行所带给我们的,是释放,是更宽广的思维,当然也是更深的友谊,那就期待下一次吧。

(四)元宵节

关于元宵的诗词很多,我最喜欢的倒不是辛弃疾家喻户晓的青玉案,而是欧阳修的生查子——当然这也是非常耳熟能详的一首:“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越是团圆的时候,越容易感到孤独,古人之笔,极妙。

昨天晚上土匪给我发了四川的烟花视频,我竟然觉得有点伤感,说起来,我应该有三个元宵没有在家里过了。中国人最喜欢团圆与热闹,过春节永远是一年中的头等大事,从除夕开始,一直到正月十五的元宵节,整个半月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是最重要的事情。从初中开始不在家那边的小小城市读书,跑得越来越远,羁绊却越来越重,虽然在家里老是会被父母教育,但远比在外面独自面对很多人很多事情强多了。

话又说回来,啃老是不可能啃老的,还是只有自己负重前行了!我想,明年我应该会在家里,过一个元宵节。

PS

寒假我想更的内容基本上更完了,之后的话

1.可能会整理我上学期世界史写的与希腊体育竞技有关的一些内容上来,就算是一个小科普啦。

2.本来是想写琅琊王大展的观后感的,我又忘了一些细节,等有时间了再跑一趟南博,再查点资料再写——可以想见又要拖很久

3.三月份应该会更两到三篇文,其中一篇是长沙周末游的攻略——要和妹妹去长沙了,能不能遇见爱豆呢?!